李兰娟院士团队又有好消息!医治危重症患者初显成效

为救治武汉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降低病死率,李兰娟院士团队来汉10天,每天和本地专家一起坚守在医院,她带来的李氏人工肝系统、“四抗二平衡” 救治模式初显成效,两名危重症患者转出了ICU。

李兰娟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11日上午,记者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通过云视频远程会诊系统看到李兰娟院士正在重症监护室查房。

她穿戴白色防护服走进ICU,看望了病人,听取了医生对7名危重病人诊治情况的汇报,所有患者经人工肝治疗,较之前均明显改善。李兰娟院士分析了每一位患者的病情,决定给其中两位继续做人工肝治疗。

她在ICU病房说:“这些危重症患者体内均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通过人工肝血液净化技术,清除了炎症因子,消除细胞因子风暴,从而使患者呼吸困难症状得到改善,提升了血氧饱和度。这些病人肠道微生态往往是紊乱的,我们要采取微生态平衡的治疗方法,做好肠内营养,补充微生态调节剂,结合中医药治疗,以减少细菌移位导致的继发感染。”

由李兰娟院士领衔,浙大一院和树兰(杭州)医院的感染病学、重症医学专家团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以来,已有两名重症患者情况明显改善,转出了ICU病房。

团队领队、浙大一院副院长陈作兵介绍,浙江队这次受国家卫健委委派,主要针对重症和危重症肺炎患者,降低这部分病人的死亡率。新冠肺炎的浙江救治模式受到国家卫健委的肯定,希望在武汉救治中也能发挥作用。

武大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周晨亮介绍:“东院是重症病人收治定点医院,2月2日李兰娟院士团队抵汉后,从医护人员防护、患者治疗等方面予以指导,使重症医学科受益匪浅。李院士提出的早期阻断细胞因子风暴、优化抗生素治疗、四抗二平衡的方案治疗危重症患者后,缩短了病程。有一位呼吸衰竭、高热的患者做了两次人工肝治疗后,病情稳定,呼吸平稳,5天转出了ICU。我们很有信心,在李兰娟院士领衔的浙江专家的帮助下,让危重症患者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来汉后,李兰娟院士的日程每天都是满满的,白天在医院观察患者病情变化,与救治团队共同讨论救治方案,同时还为浙江的危重症患者救治进行远程会诊;晚上与团队讨论科研攻关难题,为国家疫情防控建言献策。

记者手记

少讲我的敬业态度

把好的治疗方法分享给更多医务人员

2月11日一大早,我和摄影记者金振强赶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采访李兰娟院士,正好碰见她要去ICU病房查房。

73岁的院士亲自深入重症监护室,让人感动。我本想跟随同去,院士说:“你们非医务人员不懂专业防护,安全起见不要去,我进去后,你们可以通过远程会诊系统与我对话。”我便服从了院士的安排。

李兰娟院士正在通过云视频远程会诊系统与本报记者交流长江日报记者金振强 摄

通过远程视频,我看到穿着防护服的李兰娟院士在ICU内了解病人情况,指出了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我还通过语音系统,向ICU内的院士抛出了几个问题。

采访完后,李兰娟院士强调:“不要突出我个人,我们是一个团队!也不用提我今年73岁了还进ICU,这没什么,是一个医务工作者的本分。”

李兰娟院士还说,期望报道少讲她的敬业态度,多讲治疗的方法和效果,她只希望将好的治疗方法传递出去,与更多医务人员分享,让更多新冠肺炎患者得到救治。

李兰娟院士对我和蔼可亲。她这次来武汉,我“追”了两天才“追”上。第一次采访是2月3日,她刚刚录制完央视连线节目,走出演播大厅准备上车时,我提出了采访请求。身旁的秘书本想替院士推掉采访,但院士用温柔的江浙口音说,“没关系的,他们记者也很辛苦”。我心中升腾起一股暖意。

当天,我就武汉的疫情与她进行了交流,她将观点和建议一一道来。她说,此行目的是救治武汉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不达目的不撤兵。

延伸阅读:

中国有多少顶级医学专家在武汉?钟南山奔赴一线,李兰娟每天睡3小时

2月2日凌晨4时35分,Z256次列车稳稳停靠在武昌站。夜色已沉,站台通明。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带领10余人医疗团队在此下车,随即赶赴武汉医院开展患者救治工作。

“我现在做好了长期在武汉奋战的准备,与那边的医务人员共同奋斗,把病人救治工作做好。”73岁的李兰娟从杭州出发前说,“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自己还没考虑过。”

和这位每天只睡3小时、不停与病毒赛跑的“老太太”一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大量顶级专家先后紧急驰援武汉,用最专业的医学知识为救援工作“问诊把脉”。

钟南山、李兰娟、王辰、陈薇、仝小林、乔杰、黄璐琦……

其中,有临危受命抗击过非典的“国士”,有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的“执牛耳者”,有曾研制重组埃博拉疫苗的女少将,有中医治疗领域的顶级科学家。每一个人都头顶“院士”之名,在此时急赴武汉,只为做一个“医生”。

当前,面对尚未遏制的疫情,“院士团队巡查”已被作为制度建立,力求用最专业的资源确保重症患者得到最有效的治疗。

中国国家卫健委在2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钟南山院士团队、李兰娟院士团队、王辰院士团队将对武汉市定点医院重症患者救治进行巡诊,评估患者病情和治疗方案,评估需要转诊集中收治的患者,确保重症患者科学救治。

同时,随着疫情形势不断发展,中国的顶级专家亦不停“接招”应对。面对武汉医疗资源紧张,2月2日,钟南山团队为武汉市汉口医院精准捐赠的100台制氧机顺利抵汉,目前已投入使用。

2月4日,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最新研究成果,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有两种药物能对病毒起到抑制效果。

2月5日,当多所“方舱医院”在武汉建成,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病学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频频露面媒体,以科学视角消除公众恐慌,直言“方舱医院是解决大量轻症患者在社会上造成传染的关键举措”。

更令人欣慰的是,“院士”们并非孤单前行。在他们身后,来自全国的医护工作者不断加入救治一线,各地医疗物资不断向武汉集结。

据不完全统计,自1月24日上海和广东派出第一批医疗队赶赴武汉以来,截至2月3日晚,中国各地共派出70支医疗队、8329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其中,支援武汉市有59支医疗队、6794名医疗队员,“重症监护病房”是被支援队伍选择最多的地方。

此外,最新的增援还在继续。2月4日,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组召开会议,提出调集一批应急方舱医院、再增加2000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并于当日晚到位。目前,广东、浙江、山东等15个省市已组建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随时准备出征。

这一串串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具体的人:17年前曾任小汤山非典医院院长的张雁灵再次出征,大年初一急赴武汉协助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工作;江苏医疗队中最年轻的医学博士王洵,在2月1日连续查房60位病人;广东南方医院25名医生在请战书上一一按下鲜红手印,“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在支援武汉的抗疫“援兵”之中,中国军队成为重要力量,从军医专家到一线护士,被人们称作——“旌旗十万斩病魔”。1月2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带领团队进驻武汉。这位女少将此前已在阻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多场硬仗中作出重要贡献,此次她的攻关任务是”缩短核酸检测时间,加快确诊速度”。与她同一天抵达武汉的,还有10000套防护服、3760瓶酒精等卫生物资,均为全军从辽宁沈阳、山东菏泽紧急调拨。

2月2日,随着武汉市与中国军队签署互换交接文件,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移交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管理使用。翻阅火神山医院院长张思兵的公开履历,“2003年参加抗击非典、援建小汤山医院等重大任务”是其亮眼的注脚。

当然,除了顶级医学专家外,来自全国的保障物资不断汇集武汉,各领域专家均夜以继日付出:火神山医院十日完工、雷神山医院竣工在望、13家“方舱医院”初步统计将增加床位上万个……令外界惊叹的“中国速度”背后,是与疫情“抢时间”的举国合力。

当目光重新回到2月2日凌晨4时35分,李兰娟院士和团队下车后在站台合影,他们戴着口罩,每一个人面对镜头都竖起大拇指。这张照片迅速刷屏社交网络,人们感叹:“夜色虽沉,站台通明,白昼未远”。

灵魂拷问!钟南山、李兰娟说了这些,你听专家话了吗?

因一句“我认为(坐电梯)没有必要戴手套”,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的答问迅速登上4日微博热搜榜。

3日晚,李兰娟在接受央视连线采访时,被主持人问及现在出行、坐电梯时是否需要戴手套的问题。

李兰娟回应称,现在火车、汽车上都有消毒设施,总体是安全的,我认为没有必要戴手套。我是传染科医生,到病房里见很多有传染性的病人,无非也是检查好后用流水冲洗,只有直接接触污染物时才需要戴手套。

不少网友留言,我们要听李院士的建议,不要过分忧虑,在公共场所,像地铁上的扶手都会消毒,不必戴手套。亦有网友担忧,目前疫情严重,大家不能掉以轻心,能戴手套的一定要戴,不要大意。

面对一个“别样”的鼠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你听专家的话了吗?”一度成为关乎所有人身心健康的“灵魂拷问”。

对于多数普通民众而言,紧急关头,除官方回应外,医学专家的分析与判断,似乎可为民众提供一剂抗“疫”良方,消除恐慌。“疫情面前,每个人都像小学生,不信专家的话,还能信谁呢?”

不过也有人反驳道:“专家只是给你个建议,不是就让你按图索骥,一个硬币总是有不同的两面。”

但在“听与不听”的纠结中,亦有例外,比如钟南山。

这个春节,无论84岁的钟南山说了什么,人们看到他的出现,仿佛就像吃了颗定心丸。

从“出不出门要听钟南山”“如何洗手要听钟南山”,甚至连“钟南山教你正确摘口罩”的视频,都广为流传。

当然,同样是专家,亦有人因一句话,陷入舆论漩涡。

同样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此前受访时称,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

随着疫情扩大,他所说的“可防可控”在网上受到质疑。特别是1月21日,有媒体披露王广发本人“中招”,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对他的舆论质疑声浪迅速被推到最高点。

对于网友的质疑,王广发说,他的心情还比较平静。大家求同存异,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专家和大众讲话是要传递信息,让公众有信心。我也提醒公众注意个人的防护,而有些人仅注意前面的表述,不注意我的全面表述。(防疫抗疫)政府和机构都有责任,但最后一道防线还是个人。”

病愈后,重新回味自己说过的话,王广发坦陈:“我现在能实实在在做点事就行。至于大家怎么评价,历史会给一个答案。我也不会去过多解释,解释也没用。”“通过得病,能摸索一些新的治疗方法,也算做了一点点贡献。”

有人说,在一场同疫情生死搏斗过程中,就普通人而言,当然需要专家给出答案于之精准,开出良方于之有效;但从理性角度看,归根结底,专家不是神,难免会有分析不准、判断有误。立春了,唯愿疫情快点过去,当武汉被“治愈”,国家按下正常“播放键”时,“听不听专家”不再惹人关注。

来源:综合长江日报、中新网、红星新闻、 北晚新视觉网

本文来自综合长江日报、中新网、红星新闻、 北晚新视觉网 ,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岭南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